寻找甘肃被遗忘的民办教师—魏老师

2019-05-08 03:58:23

原标题:寻找甘肃被遗忘的民办教师—魏老师

2018年10月11日,十一长假刚过,这一天的甘肃兰州秋高气爽。我们一行采访团队从兰州出发,虽然这一日天朗气清,但大西北的早晨寒冷似乎到来的总是很早,仍觉浑身很冷,手指都有些发硬的感觉!

我们此行采访地方是甘肃兰州市北边不远处的皋兰县忠和乡的水源村,采访对象是一位从1959年就在他的家乡任教的老民办教师魏至昌老人。他在兰州市皋兰县忠和乡连续从教36年,多次被错过了转正为公办教师的机会,后因年龄大,在即将60岁时候被劝退回家,今年已80余岁了,老人生活境况极为凄凉。联系我们的一位民办教师介绍,他们每次来看望魏老师,都为他的生活境况没有一次不流眼泪的,今天我们就是要亲自一探究竟。

我们的车子向北一路穿过兰州市区,水源村位于兰州以北小达坪北边的深沟里,距离兰州市大沙坪实际并不远!由于出发时没有向导,多走了四倍的路程,在半路上才联系到一名向导,这一次只好绕了一个大圈子,不得不多穿行40余里的山间狭窄小路才到达。一路起伏不平,蜿蜒曲折,时而爬行在峡谷中,车窗外就是刀削斧劈一般直立的黄土山崖,车子时而又颠簸在黄土悬崖的边沿,左侧就是几十米的深沟,根本不敢向侧外看一眼,车上两位年轻的女记者时不时吓得直惊叫;甚至不敢看窗外,左侧车轮一度距悬崖边不足二尺,只有枯黄的秋草作为悬崖边路沿的标记!

魏老师家门前的山下小路通向不远的兰州市

直到中午12:00左右才到达了要采访的对象魏至昌老人所在的水源村,在随车向导的带领下,车子到了魏老师家的一个山底下,车子只好停在深沟底下,我们一行4人再爬上一段陡峭的山路,才能达到魏老师的家。

魏老师的大女儿一听今天有外人要来,就早早在大门外时不时望着山下兰州方向的小路了。魏老师的家就在一个朝南的山峁平台上。

扶贫修建的大门,两侧依然是破烂的土墙

到了老人大门口,只见大门似乎是刚翻修过的一个很简易的大门,大门两侧还是土墙,年成似乎已经很久了,南墙摇摇欲坠,十分危险,应该是五十年代或者解放前当地的那种传统土坯院墙了,魏老师家和村子里周围人家显得极不协调。

八十余岁的魏至昌老师

老人拄着拐杖,早早站在北边房子门口台阶迎接我们了,只见魏老师个头较高,梳理整齐的胡须足有五寸长,须发洁白如玉!老人戴着一副大框墨镜,虽然拄着拐杖,看得出老人器宇轩昂,身体依然硬朗,80余岁了精神矍铄,神思依然清晰。老人拉着我们的手显得有些激动兴奋。老人的老伴因脑梗塞正在住院,有二女儿在医院陪护。

一进院子两个女记者迎上去热情的问爷爷好!我们一行人个个都有些吃惊,映入眼帘的是十分古老破旧的院落,西边是仅有的两间低矮的土坯房子,泥毡房顶,屋顶因年成太久漏雨,便用一大块废旧广告喷绘布铺在房顶上面。窗子还是已经完全腐烂变形了的那种古老的田字方形木质窗子,屋顶的檐子早已风化腐烂,开裂,细看窗户纸还是用2010年的兰州晚报报纸糊起来的。据老人大女儿介绍,西边的房子因为已经成为危房,无法住人,推开破旧的房门,里面只有儿女为老人准备的一副棺木静静的安放着。老人的大女儿今年56岁,她介绍说在她出生的时候就有了这些房子,记不得是哪年修建的,是她爷爷辈留下的老房子。

老师院子东边的房子

东边也是一间同样低矮的土坯砌成的房子,从门窗看似乎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或者更为久远年代被修建的,东边的这间,推门进去,屋子正中间是用一根木头临时支撑着倒斜的大梁,这同样是一间更危险的旧房子了,似乎去掉这根临时支撑的柱子就立即会倒塌。东西两边的房子因为都是危房,里面四处尘土散漫,蜘蛛结网。北边有两间同样的土坯房子,围墙似乎是新近被粉刷过的,显得较为宽敞明亮,经询问,老人大女儿介绍他们是村子里的精准扶贫对象,扶贫就是村上给他们把住人的房子粉刷白。

我们在实地采访

我们采访团队询问,给你们的扶贫还有哪些项目,老人大女儿回答,再就是给了一包一次性纸杯子,几片粘鼠纸板,再没有其他的,这就是扶贫,精准的扶贫。

北边两间房子老人的女儿介绍实际房子早已成为危房,前面墙看似砖砌,还是她的舅舅在兰州的拆迁工地上买来的便宜旧砖旧木头带回来翻修的,后背墙依然是上世纪土坯墙。家里唯一可以看见的电器就是一台冰箱。

经过我们的交谈才知道,老人这一生从教36年,从来没有修建过一间房子,生活极其艰难,吃不饱肚子,没有钱修建,哪怕就是翻修旧房子,老人一生都没有财力修建。

老人的大女儿领着我们参观了给她家的扶贫,称5万元修了一个大门,只粉刷了北边的房子,送了一袋一次性纸杯,粘鼠纸。我们特别问:5万元资金是给你们了还是这个大门就是造价5万元?老人大女儿称,大门是村上修的,原来极为破旧,60多年了,已经倒塌,是村上修的,这个大门就是5万元,不是把钱给他们的,他们没有见过一分钱。这就是省会城市北郊的精准扶贫,惠民工程!只要外边看起来感觉新一点就是算是扶贫了!

我一再问这么陈旧的房子是哪一年造的?魏老师因年岁已高,听力极差,时不时要他的大女儿在一边帮喊话。我们大声问老人家的房子是哪一年修建的?老人听懂后也大声回答:都是打跑了马家队伍后那几年陆续修建的。那个时候魏老师才十几岁。现在算起来老人家的这院房子应该在五十年代初修建的,至今有60余年了,难怪这样破烂不堪。

这位老师身后的房子是老人的父辈留下来的,魏老师一生微薄的工资修不起一间房子!

老人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小方块纸包,再仔细地展开,里面包着的是一张证书,一张兰州市教育局发放的毕业证书,毕业证日期为1959年8月7日,繁体字。纸质为十分古老的白麻纸,透明薄亮。这一年魏老师21岁。从这一天起,魏老师就走向上了兰州市皋兰县的教育讲台,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教师了。是村子里公认的能识文断字的先生,从老人今天的身形看,老人年轻时的个子很高,很帅气,老人似乎不愿回忆太多的往事,但慢慢的话匣子就拉开了。

1959年兰州市教育局颁发的繁体字毕业证书,记载了他为党的教育事业做奉献的起点!

老人一生有五个孩子,前三个女儿,后两个是儿子,早的五十年代农业社时代,直到七十年代后期,这位乡村教师没有见过工资,也没有想过他教书还会有工资。教书的报酬是按照农民劳动出工计算为工分,开学就上课,放假就参加劳动,是用一个小本子记上工分的,每上一日由队长签字盖队长私章,年底以此结算才能分上粮食,生活万分艰难。

直到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才有了每月15元的工资,5元钱被还被村上交为管理费了而截留了,到手的只有每月10元工资。直到老人被劝推回家的1995年工资才200元。

魏至昌老师就这样在皋兰县的乡村整整36年,直到被劝退回家,一生都住得是上一辈留下的老房子,低廉的工资使他一生没有修建过一间房子。今天依然是村子里贫困户,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深度贫困户了。

在正式采访结束后,我们询问老人这么艰难的生活你是怎么生活过来的?

老人眼睛直直地望着门外不远的兰州方向的蓝天,半天才说,六七十年代,他和他的一位哥哥出门讨饭艰难度日,白天在学校教书,星期天、寒暑假就去远处乞讨。最远到过青海民和县,兰州西边的红固乡,南边的临夏。老人一直回忆着絮絮叨叨的说,临夏的老百姓也很贫穷,有人家看见他向他瞪着眼,什么也要不到,有些好心人家给几块洋芋,都是生的,洋芋积攒的多了,那就像背上一袋子石头一样沉重,老人一再述说着,“路很远,我背不动,” 好一点的人家就给一点干馍馍。老人说他就又再用乞讨来的洋芋去换大豌豆,回来再将豌豆磨成豌豆面,豌豆面里还要掺上晒干的菜叶才能吃,直接吃豌豆面糊太浪费了。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七十年代他们自产的粮食远远不够,老人家孩子多,村子里家家贫穷,户户缺粮,老人回忆,从三十几岁到四十多岁都是这样的日子,不够吃,整天挨饿,政府就给粮食,但是要用钱去买,当地把这种救急粮食叫做“回销粮”。成人每月24斤,每日定量8两,每顿4两,未成年饭量小,只有18斤,每日6两。 这样的口粮,远远不够,实在饿得没办法才只好外出乞讨的。

这就是甘肃皋兰从教36年的魏老师和他的家,一生从教,牺牲两代人的民办教师之家!  

这就是甘肃皋兰从教36年的魏老师和他的家

我们问老人,兰州市这么近,你去兰州市要过饭吗?老人的大女儿在一旁说,兰州市我爸的学生太多,有很多当官的,大领导,我爸才不去呢!他经常去兰州换面,当我们一再追问老人“换面”是怎么回事时?魏老师才回答,就是将政府给的白面拿到兰州市家属院,人家兰州人不吃杂粮面,如玉米面。我们用小麦白面去换人家杂粮,为的是能多换一些?老人称遇到的好人家能多给一两勺玉米面,有的人家多给半勺都不愿意给!

我们问,你们一家七口就吃这个?

老人说,还不能吃,黄河边青白石乡一带,到雁滩黄河边一带沙枣树很多。秋天后和孩子们去抢扫沙枣树叶。有时候 ,爬上树摇树叶,扫回树叶,晒干,再用石磨子磨成树叶面,再倒进玉米面里用水搅和成树叶玉米面糊糊一起吃!去得迟了,沙枣树树叶都扫不上!老人还一再称,这个还是好吃的。

当我们问到那还有比这更难吃的吗?这个时候,老人依然两眼凝望门外的蓝天,只是嘴唇微微抖动着,一再叹息我对不起孩子,我对不起孩子啊!老人似乎内心无法原谅自己!老人还是仰起枯瘦的脸颊,凝视着门外兰州方向的蓝天,我见老人这时候眼眶里噙慢了泪水,老人是太伤心了?我们也早已偷偷抹泪了。我们不忍提起老人过去那个伤心的岁月!

魏老师院子南边的土墙似乎随时都会倒塌

老人在一旁的大女儿才给我们讲,他爸爸当了一辈子民办教师,村子里很多家庭三代人都是他的学生,他爸爸一辈子为人十分老实。

老人的五个孩子都上不起学,早早就因生活所迫辍学了,三个女儿都上不起高中,十几岁就嫁人了。大儿子三十岁不到外出打工,在兰州安宁区西边的沙井驿挖沙子,沙坑里沙土塌方被埋了,等工友们挖出后儿子已气绝身亡了!留下两个孙子,和大儿媳妇一直将孙子拉扯大。二儿子有听力障碍,还有轻微智障,在兰州干苦工!挣不下钱。二儿媳妇很早就嫌这个家太贫困离开他们了。

老人称,四个孙子都是他们老两口带大的,都上不起学,三个孙女也都十七八岁就早早嫁人了!

这就是这位老人给兰州市郊一个并不偏远但处在黄土深沟山村里讲坛上教书育人36年的民办教师的人生!

这位魏至昌老人小心翼翼地又奉出了一个个简陋的证书,其中就有一张,1984年十一月一日兰州市人民政府颁发的“魏至昌同志光荣从事人民教育事业二十余年,特颁荣誉证书,以此鼓励”的证书。还有一张“魏至昌同志三十年以上教龄纪念证书”,证书上盖着中共甘肃省委和甘肃省人民政府的大红印章。老人对这两份盖着甘肃省两级政府大红印章的证书格外看重,小心翼翼的珍藏着,一再叹息,诉说这些都是过去的,现在没人管了!老人和他的女儿也一再称,村子里三代人都是他的学生,学生里面有很多就是当官的,当军官的,有从警的,有当医生,当教师的,有在外地当书记的,有很多学生回到老家还常常来看望魏老师,为昔日培养了他们的魏老师难过感慨!

市政府颁发的20年光荣从事教育事业荣誉证书

省委、省政府颁发的30年教龄纪念证书,两份高级别的证书,见证了一个人一生的艰辛与苦难!今天的社会以及政府你还承认吗?

我们问到,你一生36年为皋兰忠和乡教育事业牺牲了这么多,你是我们见到的最早的民办教师,国家早已有政策为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你怎么没有转正?老人所有荣誉在今天都变成了一段痛苦的人生回忆!但他还是仔细的收藏着这些荣誉,渴望能够有朝一日得到社会的承认!

老人还是叹息,他从来没间断地干到快60岁了,乡教育办劝他退休,说现在退休后的民办教师就有退休工资,以后退休的都没有工资。老人称本来就不相信这种说法,在乡镇教育办领导再三劝说下,老人提交了申请,要求退出他从事了36年的民办教师生活,但是在魏至昌老人被劝退出后的半年,忠和乡其他民办教师大都转为公办教师了。

我们正在做专访

甘肃省实行的是民办教师年满60岁,每从教一年补助8元老人享受的是每月不到300元的补助,但还是一年发放一次,2018年的至今还没有着落!

我们再问,老人你现在有什么愿望吗?老人感慨叹息:我为这儿的娃娃个个将来有文化,能念下书,我教了他们三代人了,老了,教不动了,就欺骗我退休,我教的是学生,(指的是转为公办的教师)他们也教的是学生,我为什么不能转正了?我一辈子教书,政府把我派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去!我一辈子相信政府,你领导还讲不讲道理!政府里面还有没有讲理的党?也不能做过河拆桥的事情啊!我一样的教学生,为什么我只有几十元钱拿了30多年?老了没有生活依靠!2018年的补助现在眼看年底了,还没有领到,我能不能活到明年!老人的大女儿在一旁不断地感叹说,她的父亲一辈子老实,不懂得求人,也求不起人,为了拉扯他们长大,一直等待相信会给他转正的,不象人家有关系的早早都转正了!转正了的现在一个月工资四五千块!

老人说话间有些愤激!我们的两位记者姑娘在一边热情的叫着爷爷,但我们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位老人!

老人这个时候显然有些激动了,两眼依然望着南边兰州的天空!眼里满含着一股显然愤怒的泪水!

时间不觉得已经到了下午5点多了,这一天我们一行人还采访了另外一位从教十余年的离岗老民师,他被辞退后曾经在工地打工,干不动了,便以卖葫芦为生,前阶段因兰州市城管队员驱赶,没有地方摆摊,又一次失业了!这位稍微年轻的老师的家甚至比魏至昌老师家还要破烂不堪,还在为家里一大堆没有地方销售的葫芦发愁!

同村两外一位离岗民办教师魏老师的家,一样贫困不堪,被清退后以在市里卖葫芦为生!

被清退后的另外一位魏老师的家和他卖不出去的葫芦

西斜的太阳照得古老破旧的院落暖融融的,整个院落静穆在秋日的阳光里,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之下,东西两侧远山的掩映之中, 周围的一切显得格外的沉寂。我们就要和这位从教36年的魏老师告别了。在我们和两位女记者起身的时刻,我们都突然心情十分的沉重和悲哀,心中都有一种莫名的难过与无奈!我们都很担心他,已经80岁的魏老师他的明天会是怎样呢!

我们一天紧张的采访还没有结束,这才觉得连上午的饭还没有来得及吃,不觉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了,我们一行记者们都已经饥肠辘辘了!我们的采访找要找关单位继续进行进一步采访核实,才能就算结束。这时候拿出手机正要看看时间,手机微信圈发来了这个甘肃省前任的省委书记王三运因受贿非法聚敛财物6685万元,于10月11日在河南郑州被公开审理的消息。这已经是这个穷困省又一位因受贿被审判的省委书记了。(上一任苏荣巨额财产1.1亿余元,已经被判无期徒刑)

在我们告别了魏老师顺着陡坡已经下山了,抬头向着山峁望去,猛然间看见魏老师拄着拐杖和他的女儿还站在山边望着已经到山底下的我们。

我们只能祝福他,渴望社会不要遗忘为国家义务教育付出了巨大牺牲与艰辛贡献的群体,被遗忘的民办教师,我们的社会亏欠了他们!渴望政府能给他们一个能够安享晚年的生活保障!能给他们一个公平公正的养老待遇!

魏老师还在山边看着我们一直到山底下!

后记:本文为纪实性报告文学,系实地采访整理,案例全部为真实人物经历,是一个被无辜清退民办教师老无所养的典型案例,采访写作目的,以生动鲜活案例期望引起政府的关注,呼唤社会良知,呼唤对昔日老民师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现实问题给与切实关怀!渴望党和政府能感恩与他们,给他们以必要的生活保障与公平待遇!请体谅作者实地采访,写作的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