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辅导老师时薪超两万 平台称公职教师占比较少

2019-05-01 22:54:34

在线辅导老师时薪超两万 平台称公职教师占比较少

法治周末实习生 罗聪冉

收入2.5万元——这不是年薪、月薪或日薪,而是时薪!

近日,一款名叫“猿辅导”的初高中真人在线辅导平台,因授课老师时薪过万元,从而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根据网上曝光的在线辅导老师王羽的课程清单,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猿辅导扣除20%的平台分成后,王羽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

据王羽表示,他的时薪不止是网上流传的18842元,现在最高的时薪可以达到2.5万元,本月的月收入在二十几万元。这样的数字,不禁让网友戏称“秒杀网络直播网红”。

然而,我国教育部于2015年6月出台《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对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划出6条“红线”,禁止公职教师在校外有偿教学。

于是,质疑来了:在线辅导平台上是否有在校公职教师进行授课?若公职教师参与线上辅导是否踩线?一面是公职教师待遇还未到理想状态;另一面是在线辅导老师赚得盆满钵满,如此“冰火两重天”的强烈反差,让本应安心教学的公职老师如何自处?当“互联网+教育”成为大势所趋,如何让各相关方都能得以发展?

平台:公职教师占比少

“实时直播,在家上课”“全国名师任你选”“人人能上的平价好课”……据了解,猿辅导平台上的课程分为“学期班课”“1对1”“专题课”三种授课形式,“学期班课”和“1对1”有45元、55元、79元、149元等不同售价,“专题课”价格相对便宜,售价仅为5元、9元,有的课程甚至只需1元就可购买。

猿辅导平台数据显示,该平台现已有1500万名生源,加上如此“心动”的价格,或许是平台老师能够获取高收入的原因之一。

3月29日,针对公众的质疑,猿辅导官方发表声明表示,在该平台上王羽老师的收入水平并非孤例,还有很多月收入超过5万元的老师,平台认可并支持老师们通过互联网获得他应有的尊重和市场价值。

“王羽的身份并非在校公职教师,他是全职在线上授课教师。”猿辅导品牌公关总监黄敏慧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公职教师在猿辅导平台上的数量占比很小,更多的师资,来自于原先隶属于培训机构和市场化的老师,我们从来没有把公立学校的老师当做授课的主要对象。”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在该平台上申请在线辅导开课的必备条件是:有一年以上教学经验的985、211在校大学生或三年以上教学经验的教育从业者,不仅需要填写个人基本资料、教学资料、身份认证、学历认证、教学经历、荣誉认证等,这些资料经过审核通过后,还需再录制一段5分钟至20分钟的教学展示视频。

“目前,在该平台注册的数量当中,一线城市的老师居多,而在上课的学生当中,三四线城市的孩子数量居多,有的学生在当地可能找不到优秀的老师,但在线上却可以找到这样的老师,并且是花很少的钱来上课,平台提供更多的,是更好地用教育资源去填平地域上的鸿沟,这是我们更看重的。”黄敏慧表示。

地方:禁止公职教师在线辅导

2015年6月,教育部出台《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划出“六条禁令”,其中,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参加校外培训机构或由其他教师、家长、家长委员会等组织的有偿补课,严禁在职中小学教师组织、推荐和诱导学生参加校内外有偿补课。

那么,在线辅导形式,是否也属于上述应被禁止的“有偿补课”行列呢?

教师在上猿辅导平台授课前,需要出示详尽的个人资料,假如猿辅导在审核时看到公职教师身份的注册信息,会如何处理?法治周末记者从猿辅导APP中看到,部分老师的教学经历也填写了在某城市的初/高中学校任教的教学经历。

黄敏慧认为,教育部出台的规定“并没有针对在线平台”;其次,在平台的页面宣传上,猿辅导从来不去突出任何老师带有公立学校的身份,更看重的是这个老师的授课水平和教学能力,是不是能够汇集更多的学生。

然而其他人可不这么看——南京市教育部门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线辅导属于“在校外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兼职从事学科类教学、文化补习并从中获取报酬”一类,公办中小学教师做在线教师,属于有偿补课,应在被禁止之列。

北京市春林律师事务所律师、龙图教育集团法律职业规划专家庞九林也认为,猿辅导通过邀请老师讲课来向公众收费、并在中间收取费用,属于商业行为;公职教师在商业机构进行授课,也符合在其他辅导机构兼职的情形,因此是应该被禁止的;只要在盈利的机构授课,都有违教育部的规定,除非该机构是公益免费的模式。

百联咨询创始人、商性书院院长庄帅也持相同观点。他表示:“只要有人付费,就是有偿补课,不管是几元还是几十元钱。”

教育部教师管理与师德建设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线辅导属于近年新兴形式,目前教育部还没有明文规定,但中小学在职教师不应因为参与有偿在线授课而影响正常教学;至于会不会实行“一刀切”的禁令,目前相关部委尚在进一步研究。

教师:用个人时间在线辅导应被允许

“在线辅导老师通过出售知识和正常劳力来获取高收入,外界不应该感到愤慨。”对于公职教师通过在线辅导赚取外快,北京市某初中老师王涵韵(化名)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不影响正常的教学任务或学校给的其他任务的情况下,公职教师利用个人休息的时间来进行网上授课,不应该被禁止。

王涵韵表示:“公职教师不仅工资普遍偏低,而且在初三、高三这些要面临升学的重点阶段,每逢周六日还要给成绩落后的学生进行无偿补课,因为社会对教师这个职业,具有一种天然的道德绑架,认为我们就应该是无私的、付出的。”

不过,王涵韵也不否认,目前,确实存在一些公职老师因从事校外辅导、而导致不能将精力全部投入到课堂教育的情况,但她认为,这并不是在线辅导的原因,线下的校外辅导机构同样会导致该情况出现。

如何看待在线辅导这种新兴形式?王涵韵认为:“线下课堂教育方式,学校除了向学生传授知识之外,还会从各方面提升学生的能力,例如,在行为举止、思维模式上,通过对其日常观察并结合性格特点,对学生进行重点培养,因此约束感更强、效果更直接;而线上教课则时间自由、选择性强。”

庄帅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在传统的课堂教育模式中,老师的评级可能是由校长、教导主任来进行;但是在网络平台上,学生的评价是最重要的,只有教学优秀,才能吸引更多的学生付费听课,也就是说,在线辅导能够让优秀的老师凸现出来,利用网络的传播方式进行优秀教学资源的普及,也将促进教育资源公平。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创始人兼首席研究员吕森林表示,传统的教育模式更多的是“一个老师教一个班级”,属于比较封闭的形式;但如今,录制的音视频课程,因为互联网而不再受到时间和地点限制,将来,如果在教学中,运用各种科技手段和个性化方式,例如,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手段来进行教学,将会在很大程度上促进教育质量的上升。

“禁止教师校外兼职授课”于法无据

“这次‘在线教师’收入超网红引来热议,表面上是新话题,但还是教育老大难问题的新体现。”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齐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据了解,老师进行课外兼职的现象已非常普遍,而且很多老师都是挑拣自己的学生进行有偿辅导。

“甚至有一些老师,在课堂上以敷衍的态度进行教学,然后明确地告诉学生或学生家长:如果你需要更好的教育,我可以给你提供课外辅导。”沪江网法务总监林华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现阶段,仍然存在大量的老师在校外教学的情况,且屡禁不止。

熊丙齐表示,禁止教师有偿家教,在我国当前只是“道义”看上去正确,教育部门、学校也只是用师德来约束教师,认为这有损教师形象,但对于可能有教师要挟学生去补课的隐忧,则缺乏相应的法律和制度支撑。

据了解,在我国现行教育法和教师法中,都没有规定教师不得利用休息时间兼职挣钱;各地出台的行政规章中,即使明确“教师不得在校外兼职授课”,但由于上位法的缺位,地方规章又有侵犯教师合法权利的嫌疑。

“教师法虽然明确要保障教师的待遇,教师群体不得低于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但教师法颁布至今,教师的待遇并没有得到有力保障。”熊丙齐认为,在这种缺乏经济保障的前提下,我们很难再去要求教师履行更多的义务和责任,事实上,有的地方部门在治理有偿家教时,就采取了“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

对此,吕森林表示,仅靠“一纸禁令”的作用力是不够的,在“互联网+教育”的时代,应该用免费、公益的方式去冲击线上或线下的付费辅导班,将线上教育公益化,甚至是去资助优秀的老师,将优质资源共享出来,以促进教育公平。

“公职教师从事在线辅导,仍处在一种职业信任感的危机中,从长远的趋势来看,为了保证正常的课堂教学秩序,我认为,还是不应放开允许公职老师从事网络授课的关口。”林华表示。

“在解决教育问题上,学校采取去‘堵’的作用不大;在现有资源下,如果教育部不能做到让教育资源最大优化,而导致供给与需求方的差距越来越大,那学生或学生家长只能依靠其他途径去填补其中的差距。”林华认为,教育部门应理解互联网平台对于教育效率和教育质量的巨大提升潜力,如果不想让别人去钻互联网的“空”,那自己就该先利用好互联网这个工具。

建议建立教育公务员制度

“尽管每年各地都会发文强调教师不得有偿兼职,但治理总是‘一阵风’、走形式,等风头过后一切照旧;而且,由于教师待遇没有得到保障,社会又有补课的旺盛需求,对于教师利用休息时间给学生补课挣钱,社会舆论也有同情之声。”熊丙齐说。

上述尴尬局面如何才能破解?熊丙齐建议,我国可以尝试进行一项重大的制度创新——建立教育公务员制度,用该制度保证教师保持职业公务性的同时,兼顾其专业性特征,充分体现教育工作和教师职业的特点,并根据我国教师管理中实际存在的现状和问题,提出完整的解决方案。

“纳入教育公务员序列管理后,教师要么选择在公立学校任教、不得在外兼职,要么选择离开。”熊丙奇认为。

但是,由于我国公务员法并没有把教师规定为国家公务员,因此直接将教师纳入公务员队伍的做法,可能会面临立法上的困难。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劳凯声建议,可以考虑以公务员法为依据,通过立法,直接建立独立的教育公务员制度,并对现行的教育法、教师法和义务教育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修订,这同样是一种现实可行的做法。

“在现行制度框架下,建立独立的教育公务员制度已经具备一定的基础。因为现行有关教师的政策和法律制度,在参照公务员有关规定的基础上,实际上已形成了一套包括教师人事、工资和福利待遇等在内的、具有公法特征的制度,这是一套系统的、带有典型的人事制度特征的管理制度。”劳凯声教授认为,因此,把教师纳入公务员制度不需对现行制度做大的调整,而且已有的一些规定与现行公务员制度具有制度上的衔接性,是建立独立的教育公务员制度的体制基础。

他山之石

国外的教师管理模式有哪些

各国教师管理模式主要有三种,即公务员、教育公务员及教师专业人员聘用制。

法国、德国、意大利、芬兰、葡萄牙:把中小学教师列为国家公务员职系;

日本、韩国:单设教育公务员职系并采用终身雇用制,日本《教育公务员特例法》将公立幼儿园到大学的园长、校长、教师、教育委员会的教育长的身份统一为“教育公务员”,建立了独立的教育公务员制度;

美国:虽实行中小学教师聘任制,但若教师的服务成绩优良则以“续任聘约制”或“永久聘约制”来保持教师队伍的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