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的一些感想

2019-05-02 02:07:26

原标题: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的一些感想

当地时间15日,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有800多年历史的法国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有一部小说叫做《巴黎圣母院》,很多年前看过作者是谁记不住了。国外的名著除了非常要紧的,我早年是想着等我外文大成之后再去读的,我当年读了英文二外是法文,事到如今也就只记得个Bonjour了,看来精通多国语言是没戏了。

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以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人类十年之类就有可能消除文字的隔阂,建立起通天之塔,实际上谷歌翻译提供的多语言翻译支持一百多种语言,已经很多年了,词汇的组合于计算机而言,是可以穷尽的。

南先生说,世间的语言文字三十年一大变,是啊,就中文而言,什么尼玛,雕堡,都是新词汇。我们当时的精读课有一篇莎翁时代的诗歌,里面很多词跟现在差别是很大的,现在读yes,当时是yeah。实际上今天的普通话和古人的发音差别是很大的,而粤语当时投票选国民用语据说差了一票,有个人人上厕所去了,否则粤语会取代今天普通话的地位。

我当年研究英语词汇的时候,湖南大学有一位先生叫张高明,实在高明,写了一本书叫《英语单词的象形解读》,说英文字母是表意的。言之有据,可惜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这位先生至今还未成名,倒是俞敏洪之流发达了,个人运数福报,不必介意。

俞敏洪有一本书,叫红宝书,当中是怎么记sport这个单词的呢?他拆分了一下,说你看s像条蛇吧,port是港口,所以蛇(s)在港口(port)运动(sport)。

但按照张高明先生的理论,英文字母最早源于古埃及的楔形文字,后来演化为腓基尼文,再后来变为拉丁文,一路演化下来,字母一开始就是表意的。所以,今天有人说英文是表音文字,这是有争议的。

我在前几年写的一个关于信息传播的报告中提到,文字作为信息载体,是要解决信息跨越时间和空间传递这个问题。

声音在今天是可以光盘刻录,克服声音随时间消亡这个问题,也能通过无线电波,解决长距离传播问题。

可在结绳记事时代,只有象形文字能够解决这两个问题,所以没有文字一开始就是表意的。

至于S这个字母的象形意思是什么呢,确实和蛇行走有关,第一重意思就是表示S型的运动轨迹,引申意为此地到彼地的途径,路径。每个字母都有其意义,我当时在大学里拆了一年半的单词,拆了八千个词汇,并在逻辑和文化层面让其自洽,但当时的手稿粗糙得很,每个人的逻辑不同,最重要的是这种方法,我认为读张老师的书就可以了,掌握了26个字母的象形意义,然后自己去发挥就行了。

或许哪天我时间和闲暇以及学问够了,我就把牛津词典上的每一个词都拆分一遍,并且在文化层面让其自洽。

南先生说,我们的祖先是很高明的,用极其简练的文字,表达极其丰富的内涵。今天的我们,文言文过关的话,读两千年前的古书一点障碍都没有。

但面对面的交流过程中,表情、手势、声音甚至身上的气味和荷尔蒙都在一起传递信息,等变成了文字,信息衰减是肯定的,加上时空变化,信息失真更是难免,所以古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禅宗的不立文字就有这个意思,但哪怕证得了,仍然需要楞伽经印证。

南先生说儒家是开粮食店的,道家是开药店的,佛家是开百货店的。纵观我国数千年历史,天下大乱后出来收拾局面的一定是道家的人物,这些人定了天下之后便拂袖而去,而治世的是儒家人物。

儒家的思想是很好的,可惜后来一代一代搞坏了。变成了应试教育,比如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我们课本介绍,学是学习。时习是经常复习。这就狗屁不通了,南师说,说出这种话来,孔子怎么能做圣人呢。学而时习之,不亦苦乎还差不多。

这里的学不是学习,是学问。书读得好,叫有知识,有没有学问还不知道。什么叫学问?天地万物,人情世故,皆是学问。时是时空的时。是佛经一时的时,佛经里不说某年某月,因为那是人类的时空概念,佛为天龙八部说法,所以一时再好不过。

至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朋来来是要接待的,如果不是很富裕,接待不起那么多。而且朋如果不是很有钱,是付不起旅费的。所以这里的远方不仅是物理空间上的远方,也有时空上的远方的意思。朋在这里可以理解为朋友,但孔子本意可能是知己。知己难得啊,做学问是很寂寞的。

孟子百年后出世,成为亚圣,这是远方之朋。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五百年后了。圣人的境界应该是这样的。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人家误解我,冤枉我,我不跟他打闹,内心还要不愠,自己生生闷气都不行,圣人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这里的不知,还是知己的知。孔子的时代人口才几百万,他有三千弟子,都是各国精英。子路是军事家,子贡善经营,掌握这股力量,纵横天下又有何难。子路都说,老师我们干吧!取而代之。结果孔子不,四处奔走,说仁政,最惨的时候,饭都吃不上,如丧家之犬。后世会有人理解我的,这才是君子啊。

话说回来,佛家认为火灾是由嗔心所感,法国和穆斯林的恩怨纠葛,难民问题,也真是让人头疼。看到最新报道说火灾是由施工引起的,这么著名的地方,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了。

还记得《巴黎圣母院》最后一句好像是这么说的,风一吹便化成了灰烬。一个极丑的人爱慕一个极美的人,人间的美丑,是非,善恶,有时候真说不清。

南师的身后事纷纷扰扰,一路看下来真是各说纷纭,宫阙万间都化作了土,成住坏空,万物皆朽。愿天长生好人,愿人长做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