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万,我包你!

2019-05-08 04:10:47

原标题:一百万,我包你!

一百万,我要包养你!

办公室里,此刻显得有些安静。

崔云娇坐在办公椅上,一双美目盯着王斌一动不动。

虽然王斌死不承认自己懂鉴宝,但是她可不信。

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小白脸,心中隐藏着秘密。

要不然,凭他这种身份,又如何能够拥有那两块上等的玉佩?

她本有些怀疑,他卖给自己的两块玉佩,是他从哪里偷来的或者捡来的,可是,她现在觉得自己错了。

刚才的三块翡翠原石,是公司聘请的一个有些名望的鉴宝师傅鉴定出来的。这个鉴宝师都鉴定不出来的东西,而他却能够笃定,这足以说明他的非凡之处。

很有可能,他卖给自己的两块玉石,根本不是他爷爷给他的,而是他用鉴宝的手段“骗”到的。

然而,崔云娇并不反感这种行为,甚至开始欣赏起这个小白脸来。男人,尤其是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往往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才能,很少能够做到韬光养晦。很明显,他做到了。

崔云娇玩弄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美目再次自上而下将王斌打量了个遍,她有些懊恼,自己阅人无数,竟然也有看人看走眼的一天。这个小白脸,表面上一副穷酸的嘴脸,而实际上,却是一个聚宝盆一样的尤物。

她又有些庆幸,庆幸自己能够在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之前,发现他的才能。崔云娇自认为能够登上这总经理的位置,靠的不只是美貌,更多的是自己这双慧眼。

她绝不会允许这样一个香饽饽就这样从自己身边溜走,绝不!

王斌很是害羞,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双手不停地绞着,他能够感受到崔云娇那火辣辣的目光。在这之前,他从未被一个人这么看过,还是一个女人,一个这样漂亮的女人!然而,他几次三番抬头,迎上那炽热的目光,脸上刷的通红,却是再也不敢面对她。

“那个,我下午还有考试,先回去了。”王斌禁受不住崔云娇的目光,站起身,就准备离开。

崔云娇心里隐隐有些得意,看着王斌通红的脸蛋,暗暗道:本小姐的魅力果然还是有的,任你这个小白脸三头六臂,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从座位上站起,黛眉微微一扬,道:“王斌,我要包养你。”

王斌的心脏骤然停止跳动,站起的身体一个踉跄,膝盖差点撞在沙发前的玻璃桌上,脸上火辣辣地直达耳根,双眼不可思议地回头看着崔云娇,结巴道:“姐,你,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看着王斌惊慌失措的神情,崔云娇很没有风度的捧腹大笑一阵。而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很有一种小阴谋得逞的味道:“我要包养你,成为我公司的专职鉴宝师!”

王斌长长地吐了口气,右手讪讪地摸了摸脸颊,心里却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回道:“姐,那你能不能把话一下子说完,吓死我了。”

沉吟了一阵,又认真道:“姐,我并不是骗你,我是真的不懂鉴宝。刚才那可都是凭感觉的,我没什么理论依据。”

崔云娇甩了一个漂亮的大白眼,道:“你要是只凭感觉都能蒙对,我公司聘请的那些鉴宝师估计都要哭了!这样,我知道,你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而且,你也要读书。我给你提供一百万的年薪,你就是我公司的鉴宝师!而且,你不用每天上班打卡,只是当公司有需要你鉴定的宝物时,你能够及时赶来就行,怎么样?”

一听到“一百万的年薪”这句话,王斌吓了一跳!

一百万啊!怎么今天突然感觉钱不是钱似的!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仿佛千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脑海里,爸爸被人欺负的场面,妈妈流泪的场景,还有爸爸头上那只灵虚空的样子,王斌咬了咬牙!

父母现在急需要用钱,一方面是还债务,另一方面是爸爸的身体需要用钱去医院看病。这两方面加起来,卖房子的那些钱根本不够,只能靠自己手里的一百零四万五千!可要是直接拿出来给父母,说不定他们非但不敢用,反而会吓得战战兢兢,以为自己是哪里偷来的或者抢来的。

王斌看着崔云娇的俏脸,或许,这刚好是一个借口?

有了这个职位和薪资为借口,父母也就不会担心自己的钱来路不正了!

想到这,王斌深呼吸一口气道:“我答应,但是,我希望不要向外界公开我的身份和名字。毕竟,我还想好好地把书读完,不想受到无谓的干扰。”

崔云娇点了点头,看着王斌的目光却开始变了,变得有些欣赏起来。这小白脸,果然是韬光养晦的主儿!

心里又暗暗道:可惜了,年龄太小了,要不然这可是个金龟婿!守着这么个活的聚宝盆,可比大多数富二代强多了。

咦,不对,这事可不能便宜别人了!这小白脸,不是晓萌的同班同学吗?而且,上次晓萌还因为去看他晕倒了!看这样子,晓萌说不定有戏啊!

崔云娇忍不住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那啥,姐,那我走了啊?你要是有需要鉴定的东西,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就好。”王斌实在是忍受不了崔云娇的目光,在她面前,自己仿佛就像脱光了衣服,站在丈夫面前的小媳妇一般。

“嗯,好,那你去吧,这几天我准备好合同,然后到时候找你签字。”崔云娇笑着回来挥手,将“聚宝盆”送出了办公室。

王斌口袋里揣着银行卡,一边走一边回头,过了好久,直到下了电梯,完全看不到办公室和崔云娇,才重重地吐了数口气。

太吓人了,徐晓萌的姐姐!刚开始还对自己冷冰冰的样子,突然那样地热情似火,竟然还说要包养自己!王斌平静的心再次砰砰直跳,突然,眼前浮现父母哀愁的神色,脸上闪现一丝黯淡。

崔云娇会对自己态度大转变,多半是因为自己露了一手,会鉴定宝物吧。可是,富家小姐毕竟是富家小姐,岂是自己这种穷人可以配得上的。

摸了摸口袋里的银行卡,王斌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管怎样,先把钱给父母,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

口袋里揣着银行卡,而且是一百万,王斌感觉沉甸甸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这么多钱,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象!

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车上的人看向自己的视线,都感觉有些不怀好意。王斌自嘲地笑了笑,都有被害妄想症了,难怪有钱人不愿意坐公交车。

回到家里的时候,王斌的父母还没有回来。

坐在房间里,拿着银行卡,想象着父母待会高兴的神情,心里一阵挠痒痒似的,坐立不安。

看着银行卡许久,王斌仰面躺在床上,脑海里又浮现徐晓萌那张俏脸,猛地站起来,在自己脸上狠狠地拍了两下:和她家里条件相差太大了,别痴心妄想了。

拍完脸之后,又扑倒在床上,将头埋在床上的薄薄的被子里,那张俏脸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天麻麻黑的时候,王斌的妈妈李玲先回来了。

王斌急忙跑着出去,见到她疲惫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儿子,今天妈回来有些晚,对不起了,饿了没有?妈现在就给你做饭去!”

王斌看着李玲,发现她鬓间有两根银丝,眼眶微微一红。自己的母亲才四十出头,却已经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腰。

走过去,将李玲搂进怀里,声音有些哽咽道:“妈,今天别做饭了,待会我有些话和你,还有老爸说。说完我们再去外面吃一顿好的。”

李玲的脸微微有些僵硬,现在家里省吃俭用,连房子今天都卖给了陈大伯,依然不够还债务。儿子突然说要去外面吃一顿好的,哪里有钱?可是,抬起头,看着儿子瘦削的脸庞,希冀的神情,李玲抽了抽鼻子,又说不出口。

算了,儿子平日里从来不会闹,今天房子刚卖,债务一下子也还不完。难得他想出去吃一顿好的,以后自己再省一点好了。想到这,李玲掰开王斌的手,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头发,道:“好,那今天晚上,我们就去外面吃一顿。”

两个人坐在昏暗的灯光下,王斌有些傻乎乎地笑着,脑海里想着待会父母看到这些钱震惊的神情。

李玲坐在他旁边,有些失神地想着自己卖出去的房子。努力了大半辈子,就这样一下子就没了,心里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很是难受。

看着儿子满脸的开心,李玲以为儿子是为待会要出去吃饭而开心,心里没来由地一声长叹:真是苦了儿子了,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不是恋爱就是花钱如流水,只有自己儿子,老老实实的,连去外面吃顿饭都能这么开心。

心里又隐隐有着决定,不管自己多苦,至少,要让儿子的生活稍微过得好一些。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在王斌的翘首以盼中,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家门口,是爸爸。看到灯光下,爸爸那苍老的脸庞,佝偻的身影,王斌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妈妈,心里没来由一阵难过。

“怎么了,乖儿子?你妈今天没做饭吗?”王鸿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仿佛害怕外面的风尘带进家里一般,笑得有些难看。

“回来了?房子的事?”李玲见王鸿回来,刚想问那房子到底卖了多少钱,可是一看到自己儿子的身影,又止住不语。

王鸿点了点头,没有再提房子的事情。

“儿子说,今天想去外面吃顿好的。”李玲理解丈夫的意思,点头表示谈成了,没说话,只是不想让儿子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于是转过话题说道。

王鸿大手拍了拍大腿,刚坐到椅子上,又站了起来道:“好,那咱们一家三口今天就去外面吃一顿好的。告诉爸爸,想吃什么?”

王斌看着父母两个人一唱一和,丝毫不想告诉自己家里的困境,眼角微微一红,抽了抽鼻子道:“老爸老妈,我今天先和你说一件事,然后我们再去外面吃饭。”

王鸿诧异地看向自己的老婆,却见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学习成绩掉下去了?老师骂你了?”王鸿皱了皱眉头,自己和老婆吃苦受累无所谓,只要儿子能过得好,那就比什么都好。而现在在外找份好工作很不容易,今天上午找了一天,直到下午,两口子都没找到。因此,打心眼里,王鸿希望自己的儿子成绩一直很好,以后上个好大学,毕业之后,找份好一点的工作,至少以后不会像自己这样穷困潦倒。只是,儿子这成绩,平日里一直不温不火的,急死人。

李玲也是一脸担心地看向王斌。

王斌看着父母两个一脸担心的模样,讪讪地笑了笑,道:“老爸老妈,不是,这次你们真是想歪了,我其实想跟你们说,我今天考完试之后,在外面找到了一份很好很好的工作。”

听到王斌在外面找到一份工作,王鸿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一片空白,站起身一巴掌就掴了下去,吼道:“谁让你去找工作的!你现在只要想着读书!读书知道吗!”

李玲吓了一跳,忙拉住脸红脖子粗的丈夫,眼泪却像断线的珠子,不停地滴落下来,看向王斌道:“你个傻儿子,爸爸妈妈吃这么多苦为了什么?你现在不努力读书,却是去打个什么工!你这个样子出去打工,能赚几块钱?”

“这混小子,我还觉得这几天怎么奇怪的很,原来是想这么个孬主意来着!”王鸿气得连连咳嗽,而后大声道:“明天就给我去跟人家说,不去了!”

李玲一边拉着王鸿坐下,一边揉着王斌的脑袋,看着他左脸上红红的巴掌印,一边揉着,哭道:“儿子,你不要去想那么多,好好读书,将来考个好大学,就是对爸爸妈妈最好的帮助。”

王斌被打的眼冒金星,心里却不怨恨王鸿,只是抽了抽鼻子,从口袋里将银行卡拿出来,递到一脸诧异的王鸿手上,道:“老爸,你放心好了,你儿子不会傻到放弃学业。这是公司给的奖金,里面有一百万,你先用着。”

王鸿两只眼珠子几乎凸出来了,拿着银行卡的手有些颤抖,哆嗦道:“啥?100万?”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