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博一:我就是想在乌镇做一个好看的展

2019-05-02 02:33:36

原标题:冯博一:我就是想在乌镇做一个好看的展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继2016年“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成功举办之后,由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主办、陈向宏发起并担任展览主席的“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将于2019年3月30日(周六)在中国乌镇开幕,将持续至6月30日。展览由冯博一担任主策展人,携王晓松、刘钢共同策划。届时将有来自全球23个国家和地区的48位/组主题展艺术家和12位青年单元艺术家的作品汇集乌镇。

大展正式揭幕前夕,艺术头条特邀本次展览的主策展人冯博一聊了聊,他的描述真诚且坦率。期待通过他的表达,能更丰满您对“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的想象。

冯博一(乌镇艺术展供图)

Q&A

Q:本届主题是“时间开始了”,描绘的是一个充满未来感却又在地性十足的状态,可否简要说说这个主题诞生的过程?

A:实际上,这个主题是我的搭档、策展人之一王晓松最早提出来的,我们觉得挺响亮,但字面又很朴实,相对巧妙地展现了一定的当代性或针对性,而且可阐释的东西还挺多。英文名“NOW IS THE TIME” 是我找了位旅居美国的朋友翻译的,国际语境中的阅读与理解也比较顺畅。其实后来还发现,原来美国六七十年代有个知名歌星唱过一首歌,歌名也是“时间开始了”,这类缘分还蛮不错。

“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虽然名为“邀请展”,但规模和方式还是双年展和三年展的概念,希望针对的是现实问题而非纯粹的艺术史问题。“时间开始了”实际源起胡风首发于1949年《人民日报》的一首自由新诗体,歌颂的是新中国的新时代。借助这个词,我们希望指出现在正处于新的转折时代和时间的断裂带上,当然每个时代都有复杂性,但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现在特别明显。我们其实并不是想讨论时间这种线性的概念,而是借助这个关键词,通过这个展览,来感悟艺术家是如何理解这个时代特征的。

“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布展现场(乌镇艺术展供图)

Q:相对首届,本届活动有些不同。如展品中出现了声音艺术和气味艺术,这类艺术形式在展示和互动方面,会产生怎样的奇妙效果?此外,有些作品与乌镇地域环境的融合很有期待感,这方面,能否简要介绍几个较有代表性的作品?

A: 如果说,第一届我的思路主要是树立在乌镇做当代国际艺术大展的品牌,那么第二届肯定不能延续这种方式,而是更多地邀请那些活跃在当下一线,比较试验性和前卫的艺术家。所以这次展览中,除了大众熟悉的雕塑、装置、影像等,也包括新媒体,甚至是声音艺术、气味艺术、网络艺术等。另外,这次同时有12位年轻艺术家(35岁以下)的参展。这其实是对上届的补充。

随着科技发展,所谓新媒体已经变成一种媒介方式,都是当代艺术在媒介方式上的不断扩展。当代艺术的发展其实挺迅速,所以我们希望展览面貌能比较丰富,比较全面,因为反映的是当下艺术家的媒介方式。

如挪威艺术家雅娜·文德伦(Jana Winderen)来乌镇考察,通过特殊的录音设备录下了乌镇河里的很多声音,水下的声音一般人是听不到的。他用一种高清的方式把鱼的声音、水里微生物的声音等收录,经过电脑编程后,听的感觉像一首交响乐,实际上是扩展了人们对所谓世界或自然界的一种认识。观众到了乌镇,看到了这些所谓物理性的外在,还能听到乌镇水下的声音,是不是挺有意思?

还有西塞尔·图拉斯(Sissel Tolaas)的作品《跨越乌镇》,收集了约二三十种乌镇各种日常生活中的气味,之后在自己的化验室重新合成,又从乌镇选了二三十件老的物件,再把合成的气味附加到物件上,展出的时候,观众嗅到所谓乌镇原来的气味后,会引起他们对小镇的重新认知,艺术家同时还采访了这些气味的携带者或制造者,这些带有叙述性的故事也会展出,这类气味诞生的环境和故事具有在地性,有互动性,也比较亲切。

乌镇是一个小镇,跟美术馆或大城市的艺术区不太一样,在这里策展,跟那种纯实验性或纯艺术史的专题展览不同,更多的还需要呈现公共性,让来到这里的人能够觉得到乌镇旅游,除了看乌镇本身的人文和自然景观,还能感受当代艺术展,而且这个艺术展可能跟他们以往传统的审美也不同,其实是增加了所谓的丰富性。

“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布展现场(乌镇艺术展供图)

Q:除了不同,与上届相较,本届又有哪些延续性的基因?或者说,作为一个具有长期规划的艺术展,哪些东西是会坚持而永远不变?

A:我觉得最后无论是谁做或怎么做,“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都是一个带有国际视野的当代艺术展,而不是一个美术史或专题性质的展。即汇集当下比较活跃的艺术家们的作品,展示观念指向的关键性和媒介方式的新变化。这个内核不会变,一定是对当下或当时状态做出的艺术上反映,以及呈现近几年当代艺术界最新实验探索的结果。

Q:第一届有些作品留在了乌镇,今年是否也有作品会留下来?

A:这一届可能会有,但现在定不下来,需要根据各方面的具体情况再讨论。不过,妹岛和世、卡特娅两位艺术家的作品是专为这次展览而做,已确认将捐给乌镇。

Q:本届对青年的关注很突出。这似乎已是当下艺术活动的标配,这种大环境下,本展如何做到不同?

A:我们今年设立青年单元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扶持和资助年轻艺术家的创作,没有什么附加条件。

我们先找了20个比较关注年轻一代创作的策展人和评论家,每人提名两三个,最后得到了57位,我们从中邀请了12个人参展,然后又组成一个7人的评奖委员会,再评出3个奖项。这种方式相对公平,减弱了评选或评比的概念。

我们的权限就是在57人里邀请12人参展。那“邀请”的标准是什么?既然是青年单元,首先需要和主题展示不一样,应该反映出年轻人荷尔蒙较强的那种颠覆性和爆发力,虽然可能不成熟。其次,是希望能体现出更多媒介方面的前瞻性和多元化。

“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布展现场(乌镇艺术展供图)

Q:置身乌镇文艺复兴的整体规划下,艺术展是十分重要的复兴因子之一。首届启动后的3年间,乌镇本身的变化有哪些?

A:我觉得乌镇已经不再局限于做旅游经济,而是要做一个文艺复兴式的文化小镇,这相对来说视野要开阔的多,或者说更有理想。

第一届展览期间,有些人会专程带朋友或学生来看,我觉得挺不容易的。为什么这个展览能够吸引人来?我觉得可能还是展览本身,或者说由艺术家作品构成的展览还具有一定的吸引性。我想第二届也会挺吸引人的,我还是有信心。

“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布展现场(乌镇艺术展供图)

Q:筹备不易,大展即将正式揭幕。作为主策展人,这期间您经历了哪些重要阶段?遇到过哪些问题?又是如何克服与解决的?

A:做为主策展人,我其实要考虑到方方面面,压力也挺大。首先要考虑如何跟第一届不同但又有延续性,其次是主题定位和艺术家的选择,同时也要考虑到乌镇这个特殊地域的旅游性。这种公共性或互动性与乌镇本身的融合其实很重要。这几方面如何恰如其分或合理地呈现,是作为策展人需要兼顾的,这也是在乌镇策展跟美术馆策展不同的地方。

这个过程对我个人而言最大的挑战,就是在策展实践中,展览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它能够获得什么样的反馈,这是我比较在意的地方。其实就是如何在这几种关系之间寻找到一条比较独特的路径或方式,而结果亦能获得不同程度的接受。

“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布展现场(乌镇艺术展供图)

Q:身为主策展人,您对展览的介入程度是外人很难企及的。这些年来,艺术展对您个人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您对艺术展的理解,是否也在发生变化?

A:其实这个过程中,我各种情绪都有,如开心、焦虑、甚至是愤怒。但接了这个项目,我当然要做好。我有时候想,其实无论做任何事情,一方面都会和自己较劲,另外是会跟相关的人和事较劲,活着不就这么回事吗?看透了也就无所谓。

本质而言,我就是想给大家提供一个好看的展览。我觉得好的展览一定是建立在艺术家的作品所传达的艺术本身,以及能不能相对充分的传递出来并让人接受,这个事挺重要。真正优秀的作品本身会有代入感,能引领观众进入作品,而且在了解和接受传达的信息后,还会开启新的理解角度,对传统的惯性审美有扩展。这个过程中,它的关键性是通过视觉形态和语言来传达。

同时,当代艺术有一个特点,即所谓的实验性、探索性,强调打破以往认知,创立一种新的语言方式或媒介方式,所以它具有不成熟性,可能会试验下去,或在实验过程中找到一条途径,也有可能实验失败,就不走这条路了。艺术家的创作也需要允许不成熟,所以同时会带来比较多的不确定。

“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相关信息:

展览时间:2019 年 3 月 31 日—6 月 30 日 周一闭馆(4月1日及法定节假日除外)

展览机构:北栅丝厂 乌镇西栅景区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五 周日:9:00-17:00 (16:30 停止售票)、周六及法定节假日:9:00-20:00 (19:30 停止售票),开放时间针对北栅丝厂与粮仓。(其中东栅各售票点艺术展联票停止售票时间为 14:00)

展览地址:中国·乌镇·北栅丝厂、乌镇西栅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