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基层警务如何提升?长兴公安这样做!

2019-05-01 22:54:41

原标题:重磅!基层警务如何提升?长兴公安这样做!

3月14日,副县长、公安局长盛洪卫接受《法制日报》浙江站采访。

4月7日,《法制日报》头版头条重磅刊登《长兴警力重组盘活基层警务》文章,各大媒体网站纷纷转载。

编者

今天,小编将原文摘录如下,以飨读者。

“我都没报警,真没想到你们还能把我的电饭煲给找回来!”看到民警送电饭煲上门,臧大妈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

接到“三个手机被偷”警情,是清晨六点,民警蒋云晖立即开展视频侦查,发现一名可疑人员还从另一家抱了电饭煲,但深夜作案看不清脸,就扎在村中挨户走访,细细排查,不仅找到电饭煲,还顺藤摸瓜,找回三个手机,抓到了贼!

别看一个发生在夹浦派出所的破案小故事,却是长兴县公安局推进大部制改革实施警力重组带来的新变化。

副县长、公安局长 盛洪卫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民生无小事,大案要破,小案更要破,过去,派出所陷于各种考核,腾不出警力,在‘枫桥式公安派出所’创建过程中,我们依托大部制改革下的警力重组,重新调整了警务职能,合理配置了警力资源,科学安排了警务模式,全面激发了警队活力,促进了派出所警务效能大提升,切实提高了群众的安全感和获得感。”

人到哪里去 重新调整警务职能

四月桃李开,蜜蜂采蜜忙。

(盛洪卫办公室内景)

在长兴县公安局盛洪卫办公室,有两样东西吸引了记者注意力,一样是挂在墙上的透明蜂箱,另一样是摆在办公桌上的哲学名著。盛洪卫告诉记者,“哲学是武装头脑的,蜜蜂是鼓舞精神的,都给了我不一样的思考和动力。”

作为一名“75后”,盛洪卫从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调任长兴后,就深入基层所队调研,提炼出长兴公安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对警务效能提升的需要与警务资源配置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过去,派出所承担着全局80%的破案打击指标,不乏出现‘远洋捕捞’、‘近海作业’现象,实际做辖区基础工作的警力并不充足。”盛洪卫坦率地说,以公安哲学思想为指导,树牢务实警务理念,我们通过警力重组,重新调整警务职能,派出所考核指标被剥离,实现职能回归,心无旁骛抓基础,使做实基础渐成可能。

长兴地处浙皖苏三省交界,是浙江北大门,夹浦派出所就是这扇大门的守护者。夹浦是经济强镇,纺织业占70%,有400多家企业,流动人口多,治安形势较复杂。

“没了破案打击指标,真正变成你的地盘你做主,非但不轻松,反而压力更重,但底气更足。”夹浦派出所所长陈健说,没有标准就是最高的标准,原先做加法,如今做减法,要求守土有责,更主动打击查处,确保辖区安全干净。

夹浦派出所率先实行“所片格”勤务模式,打破警种差异,分南、中、北三个片区,每个片区由副所长带班,配上社区民警、辅警,相当于一个微型派出所,从领导到民警全部到网格,一改坐等案件模式,破获了盗窃手机、电饭煲、电瓶车等系列现发案件,一年来,辖区警情数下降了30%。

事实上,改革后,夹浦派出所警力不增反降,从18名减为15名,那剩下3名去了哪?

原来,2017年5月,长兴公安成立侦查打击中心,从各个派出所抽调年轻骨干,平均年龄32岁,承接全局刑事打击指标。

从一起车贷警情入手,长兴公安迅速成立专案组对车贷行业全面开展侦查工作,将5年来长兴城内的车贷案件、信访件梳理出来,一一取证,经过5天通宵达旦地工作,锁定4家有重大黑恶嫌疑的车贷公司,集中收网,成功摧毁了盘踞在长兴车贷行业的“黑恶流”势力。

侦查打击中心副主任张列行说,“扫黑除恶战果快速取得,是因职能整合后,侦查中心力量更强,资源更足,手段更多,攻坚克难能力更强,全局80%的刑事案件打处数由中心完成,实现了相对集中办案机制的顺利运行,适应了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制度改革。”

力往哪里使 合理配置警务资源

警力重组后,长兴公安内设机构由原有的25个整合为,进一步做强专业,做精机关,做实基础。

吴利功是基础防控中心副主任,这一中心整合了治安、巡特警、水警等,他专职基础工作,指导为主,实战为辅。

“你们如今真是替我们着想了,没有前脚走一拨后脚又跟一拨!”面对一企业主的调侃,吴利功笑着回应说,“这是警务资源合理配置的结果。”

过去,一家危化物品使用重点单位,可能会有三四批人上门检查,第一波是治安大队分管危化物品的民警,第二波是负责安防的民警,第三波是派出所检查流动人口与消防设施……但如今要求每个中心民警一专多能,分片区分组检查所有治安要素,不仅提高检查效率,还避免警务资源重复浪费。

长兴城乡二元结构特征明显,按辖区情况,长兴公安将13个派出所分成三类,即2个城区所为“全攻全守型”、5个中心镇所为“主动进攻型”、6个农村所为“积极防范型”。

伴随着警力重组,男民警与女民警、老民警与年轻民警、城区与农村、机关与基层、领导与民警被一一打破,实现从“照顾中工作”到“工作中照顾”的理念转变。

雉城派出所属于“全攻全守型”,依然保留打击中队,所长吴伟琪一度头疼的警力老龄化问题,在这次改革中得到解决,平均年龄从47.6岁降至34.7岁。

吴伟琪说,“作为城区所,辖区宾馆、娱乐场所、出租房等重点场所多,为此我们出台了娱乐场所治安秩序主体责任4大责任清单23条措施,加大检查及打击力度,年轻警力的充实,为压实行业主体责任提供了保障。”

在KTV摔个杯子、砸个酒瓶,想赔钱了事?

不可能!酒后滋事一律拘留,娱乐场所放任管理的一律停业整顿。长兴一家最大的KTV业主就曾因客人夜场闹事没有及时报警,而被停业整顿两个月。

如此一来,重建了行业秩序,净化了社会风气,还提升了民警幸福感,因为夜间出警变少了。

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干起工作风风火火,1995年出生的万琦,打破了女警“内勤”标签,成为雉城派出所打击中队民警。为捣毁一个卖淫窝点,她每天只睡四个小时,这一“打鸡血”式的壮举,让一起办案的男民警都连竖大拇指。

(左二为万琦)

像万琦这样的女警,雉城派出所共有8名,是从其他派出所调上来的内勤,如今发挥着办案尖兵的作用。

目前,全局

效果怎么样 全面激发警队活力

春天的水口乡顾渚村,山青水碧,修竹环绕,游客攒动,笑语不断。游客的大量涌入,给交通管理带来挑战,2个交警在旅游旺季怎么忙得过来?

不怕!长兴探索所队融合,尝试在6个农村所将交通管理职责划归派出所统筹,让派出所力量反哺交通管理。

“作为旅游胜地,一到旺季,我们全员上岗,当起了交警。”水口派出所所长周成臣深有感触地说,我们是改革的受益者,没有破案打击指标,我们腾出更多的警力做好基础防控工作,为辖区农家乐和游客提供服务,实现源头治理。

长兴公安是全面从严治党治警主体责任层级管理制度的发源地。遵照习总书记“四句话、十六字”总要求”的“四星民警”争创活动。

长兴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吴朝阳介绍,“‘四星’评选每季开展一次,全局上下争创氛围十分浓厚。‘四星’已不仅是我们评判优秀民警的具体标准,更是我们选人用人的导向和风向标。四星民警已不是优秀个体,而是一个优秀群体。”

目前,长兴已评出6批99名120人次,派出所民警占58%。仅有2名集满四星成为长兴公安榜样的,均为派出所民警,逐步形成优秀民警发现、培养、选树、使用机制,尤其在评优评先、干部提拔任用上优先考虑,在2018年全局人事调整中,当时评选出的55名“四星民警”中有37名被提拔使用。

长兴公安推出局长每周走访民警辅警家庭、局党委会学习优秀民警、“警体训练日”、新警职业规划等系列组合拳,进一步提升民警的荣誉感、幸福感和归属感。

让徐斌受宠若惊的是,当选“四星民警”没几天,局长、政委和分管局领导来“家访”了,让家人感到欣慰和自豪,女儿就开心地到处说,“我的爸爸是好警察!”

在“四星民警”评选推动下,警队活力大大激发,培树表彰一人,影响带动一片。2017年至今,长兴公安共收到

4月7日18时许,蒋礼(化名)在长兴县雉城街道海陆新都汇某自然村家中被人以办理贷款的方式诈骗,损失价值5800元。

审核:张文宝&俞志力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