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个武则天,所以唐代女子的地位真的很高?

2019-05-06 02:06:08

原标题:出了个武则天,所以唐代女子的地位真的很高?

文/小王子

在中国古代传统社会中,“男尊女卑”的意识居于主流地位,女性最基本的角色是“主中馈”、“备酒食”、“侍奉姑舅”、“相夫教子”,要讲究三从四德。但是,在唐代却出现了“生男勿喜女勿悲,君今看女做门楣”、“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怀中有可抱,何必是男儿”这样与众不同的时代呐喊,女性地位显著提高。

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出现了一批“新时代女性”,那么这些女性“新”在哪里呢?又是怎样的社会环境造就了她们呢?

01 皇帝只能男人当?

在宫廷之中,女性参政现象屡见不鲜。

长孙皇后协助唐太宗在夺嫡之战——“玄武门事变”中取得成功,太宗继位后以间接方式参与国家政务。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封建时代杰出的女政治家亦现于唐朝,公元690年,年近七旬的武则天登基为帝,女流之辈君临天下,对自古以来男尊女卑观念产生极大冲击,“男子益削,女子益专”逐渐成为这一时期女子的普遍愿望。中宗韦后预闻政事,其女安乐公主,也私下奏请中宗“废太子,立己为皇太女"。太平公主,诛韦氏集团,拥立睿宗……

这种对政治参与的热情不仅仅出现在后宫妃嫔之中,唐代仕宦之家的妇女们也普遍有着参与“外事”的风气,其主流妇女道德观认为:妇女之贤绝不止于治家与主内,更应该在军国大事上明辨有识,能够教诫、约束儿子或者丈夫,使其忠君报国。妇女对于君、国之忠超越对于夫、子之从。

唐代青史留名的妇女道德模范人物中就有许多以忠君报国为己任、征战沙场、抗敌御寇、杀伐决断的“烈女”、“烈妇”。在社会的中下层,也有许多因干预辅佐儿子、丈夫而出名的“贤母”、“贤妇”。

图/武则天

02寡妇守寡一辈子?

隋末战乱,经济萧条,贞观初年,户不及三百万。为发展农业生产,首先要解决劳动力匮乏的问题,因此唐太宗于贞观元年颁布了“劝勉民间嫁娶诏”,要求男女婚配及时,包括战乱后的寡妇也要及时婚配,这一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唐初妇女贞节观念的单薄。 宫廷中“公主再嫁者达二十三人,高祖女四,太宗女六,中宗女二,睿宗女二,玄宗女八。肃宗女一。三嫁者四人,高宗女一,中宗女一,元宗女一, 肃宗女一”。

03家里该听谁的话?

唐代尊崇孝道,特别是对“尊母”,母亲在训导儿女方面具有发言权。

贞元十二年(796年),孟郊四十六岁,奉母命第三次来应试,才得进士登第,随即东归,告慰母亲。贞元十七年(801年),孟郊五十一岁,又奉母命至洛阳应铨选,选为溧阳县尉,在职期间写下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样脍炙人口的千句。

唐代著名诗人元稹由母亲抚养长大的,唐代宗大历十四年(779年)二月,元稹出生于洛阳,八岁那年父亲元宽因病去世,出生书香门第的母亲郑氏,性格刚烈、深明大义,悉心将元稹抚养成人,同时对儿子的仕途施加有益影响。

由此可见,唐朝母训文化的活跃。

04 女子应如笼中鸟?

唐代妇女在社会生活方面顺应自然天性,在人际关系中,唐代按男女之间接触,交往不拘礼法,比较自由、随便,女子还常常抛投露面,与异性单独交往,无所顾忌。居家修行的妇女自由择师、学习佛法、外出听法会、与道友交往、拜僧侣为师而不避嫌,正是在这样宽松的环境里,她们才能够自由的选择自己的宗教信仰。

05女子无才便是德?

与后世所宣扬的“女子无才便是德”不同,唐人对于妇女的才学观十分开明。得益于唐代开明的教育观,唐代妇女在文学艺术方面的成就可谓流芳千古,她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重文习诗。上到后宫妃嫔,下到青衣婢女,读书识字、能文善诗成一代风气。

薛涛不仅诗如泉涌,文才冠群,而且应对敏捷,妙语连珠,元稹赞美她说:“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色,文章分得凤凰毛。”李冶,人称“女中诗豪”,六岁作诗 “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后因诗名太盛,被皇帝征召入宫。鱼玄机更是堪称是唐代第一流女诗人,曾吟出:“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的诗句,慨叹自己身为女子,不能与男儿同登金榜,一展才华。

图/鱼玄机

06汉化胡,胡化汉

在南北朝时期,胡人“汉化”的同时也用他们固有的文化特质对汉文化加以冲击,胡人长期的游牧生活使得骑马、射箭成为她们的风尚,驰骋于荒原大漠造就了妇女们强悍勇猛的性格。“邺下风俗,专以妇持门户。争讼曲直,造请逢迎。车乘填街衢,绮罗盈府寺。代子求官,为夫诉讼。”鲜卑文化对北方民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07一把手的血统

李唐皇族本多胡族血统,唐高祖李渊祖父就是西魏柱国,母亲独孤氏、妻子窦氏都是汉化鲜卑族人。因此,李唐皇室华夷之辨观念淡薄,吸取大量少数民族入唐,进一步加深了胡化程度,辈分观念、贞节观念愈发淡薄。

08唱响“开放”主旋律

唐朝实施文化开放政策,“兼容并包”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开元、天宝之际,长安胡化盛极一时,此种胡化大多为西域风之好尚:服饰、饮食、宫室、乐舞、回话……在这种政策的影响下,唐代妇女的观念更加开放。

图/胡风的影响

唐代妇女的开放,在政治上体现为女性参政的广泛,在法律上体现为对寡妇再嫁的允许,在社会上体现为社会交往的自由,在文化上体现为母训文化的发达、教育观念的开明、文学艺术的成就显著。而其开放性又是在“胡化”和统治集团的“兼容并包”政策下逐步培养起来的。

参考资料

[1]《唐代妇女》,高世瑜,西安,三秦出版社,1988年 。

[2]《中国妇女生活史》,陈东原。

[3]《论唐代的母训文化》,傅永聚,马林涛,2000年。